山东热线, 给你想要的热门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 >

吉林落马副省长谷春立主政鞍山:疯狂拆迁式改

来源: 未知 发布时间:2015-08-19 点击:

吉林落马副省长谷春立主政鞍山:疯狂拆迁式改造

徐小艳 资料图

吉林落马副省长谷春立主政鞍山:疯狂拆迁式改造

鞍山目前的第一高楼——国际明珠大厦

吉林落马副省长谷春立主政鞍山:疯狂拆迁式改造

担任鞍山市长时,谷春立(中)搞大拆大建,会到主要项目地段视察。图为他在视察鞍山人民路两侧的拆迁情况。 资料图

8月1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吉林省副省长谷春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第二天,也就是8月2日,知道这个消息后,远在辽宁省鞍山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齐大山镇金胡新村的几名村民燃放了闪光雷。

在他们看来,谷春立终于遭到了“报应”。近几年,金胡新村多名村民在网络上举报谷春立主政鞍山期间,主导了对金胡新村的强拆。

落马前,谷春立到吉林工作才仅仅两年。

今年58岁的谷春立是土生土长的辽宁人。他仕途的起点在辽宁沈阳。2005年,谷春立再上一个台阶,到鞍山市担任代市长,5年后又成为鞍山市委书记,直至2013年离开鞍山赴任吉林,他在鞍山工作了八年时间。

在鞍山的八年,他得了一个绰号,就是“谷大扒”,这源于他主政期间对鞍山进行了疯狂的“拆迁式”改造。

对于谷春立的落马,多名鞍山官场人士都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并不感到意外。甚至在中央纪委官网发布谷春立落马消息前,鞍山公安系统内部就有“他要出事”的传闻。

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个信源获悉,在谷春立落马的一周前左右,鞍山知名的温州籍女商人徐小艳被有关部门带走。目前,徐小艳的辽宁省人大代表资格已被终止。

公开资料显示,徐小艳鞍山商业版图在谷春立主政鞍山期间大幅扩张。一名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谷春立仅从徐小艳处捞到的“好处”就超出想象。

8月7日,中央决定免去谷春立的领导职务。专门以拆迁获取政绩的谷春立的仕途至此画上了一个句点。在他落马之后,有人将其的仕途总结为:成于扒,也毁于扒。

大搞地产开发,拆掉教育局大楼

虽然谷春立是在吉林副省长任上落马的,但根据其个人简历显示,谷春立到吉林工作仅仅两年,其更多违纪违法行为较大可能发生在辽宁任职期间。辽宁多名知情人士都将他落马的原因指向辽宁鞍山。

事实上,在鞍山,谷春立的名声并不好。

他落马的消息传开后,澎湃新闻接触到的鞍山官场人士和普通市民都不觉得惊讶。一名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退下来的管理人员对澎湃新闻直言:“谷春立当初的路子就有问题,像他那么搞城建,出事是早晚的。”

2005年,时任沈阳市铁西区委书记的谷春立获提拔,从副厅级干部提任正厅级,到鞍山市担任代市长。2006年开始,意气风发的谷春立开始了他在鞍山的“政绩建设”。

鞍山是东北地区最大的钢铁工业城市、新中国钢铁工业的摇篮,曾有着“共和国钢都”的美誉。谷春立的城建理念却是要大搞地产开发。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谷春立在鞍山推进了一系列重点项目,鞍山开始了全市性大面积拆迁。

大刀阔斧式的拆迁,对鞍山市市民孙红(化名)来说,更像一场噩梦。孙红是鞍山市铁东区新台町小区的居民。新台町小区是鞍山一个比较特殊的小区,里面入住的大多是经历过战争年代的老兵及其后人。2006年,这片房屋使用年限还未到期的小区突然接到了即将被拆掉的通知。

“我们住的都是产权房,在没有和我们进行任何协商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就说要拆迁。”孙红向澎湃新闻回忆,当时的拆迁令是市政府下发的,以危房改造的名义,项目规划是原址新建回迁房。按照当时的市政府的说法,这意味着几年之后,孙红一家人仍可以搬回来。

孙红没有接受这样的说法。当时小区一共有291户住户,94户没有签署拆迁协议。孙红一家等来的不是有效的沟通,而是一场强拆噩梦。

这场漫长的拆迁从2007年4月开始,一直持续到2008年春节前。时任鞍山市长谷春立还曾因为这次拆迁进展得不顺利,给铁东区政府相关部门施压。

2008年2月3日凌晨,两百多名社会闲散人员突然闯进新台町小区,手持镐把,封锁了整个小区及路口,强行铲开所有楼道,开始强拆,威逼居民搬走。孙红是最后一个离开新台町小区的,在她撤出后,这个小区已彻底被夷为平地。在拆迁过程中,孙红的丈夫还被强拆者打成轻伤。

让孙红愤怒不已的是,说好的回迁楼最终“大变样”,孙红一家的居住面积大大缩小了。

那一次拆迁一共拆掉了新台町小区6栋楼,每栋楼12层,而建好后的新楼也是6栋,但最高建到了28层,每栋楼都比之前的楼层增加了16层。孙红觉得,有人从这个项目中获利是不言而喻的。

在鞍山坊间,谷春立被戏称为“一枝梅”,谐音“一指没”,意思是他手一指房子就没了。

除了强拆居民楼,一些市政部门的办公楼也没有逃掉被拆的命运。

比如位于鞍山黄金地段、投资数千万元建成的鞍山市教育局办公楼,在投入使用不足四年后,也于2010年春天被拆掉。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这块黄金地段被谷春立卖给了一家大型房地产企业,目前正在加紧施工。未来几年,这里将建成一排排城市洋房和一个大型购物中心。而鞍山市教育局则搬迁到一家老旧的卫生学校,与原址相距3公里。

鞍山“温州第一商”借谷之力建成地标建筑

在谷春立的卖力“吆喝下”,一大批地产项目在鞍山主城区破土动工。时至今日,在鞍山主城区仍随处可见不少尚未建完的商业楼盘。

在这些项目中,有一个已建成项目最为亮眼,甚至成为了鞍山市的地标建筑。

在鞍山市胜利广场的西南侧,矗立着一座现代化商品住宅楼,也是鞍山目前的第一高楼——国际明珠大厦。它是由鞍山中财置业有限公司投资超过4亿元人民币开发建成的。

公开资料显示,2008年,该项目由鞍山市政府立项,建筑面积2万余平方米,集精品店、休闲、娱乐餐饮于一体,楼高达180米。与国际明珠大厦仅隔一条马路相对的,是鞍山市人民政府。

国际明珠大厦背后的老板来头不小,是有着鞍山“温州第一商”的徐小艳。其更为人熟知的头衔还包括鞍山温州商会会长、辽宁凯特集团董事长。

徐小艳是最早一批来到鞍山创业的温商。2000年,鞍山温州商会成立,三年后正式挂牌。徐小艳被推选为温州商会会长,是当时全国近150个温州商会中唯一的女会长,在鞍山商圈中,一时风光无人能及。

在过往介绍徐小艳的文字中,“务实创业”、“颇具投资眼光”成为关键词。澎湃新闻记者从对徐小艳的多篇专访中了解到,1990年左右,在鞍山打拼近10年的徐小艳成立了上海华通机电集团鞍山有限公司。2004年,她又与另外两名温商,投资超过千万元,买下鞍山市铁西区一处闲置的轻工市场,将其改建成当时辽宁中部最大的“鞍山机电城”。

生意越做越顺的徐小艳没有停止扩展其商业版图的步伐。2006年6月,徐小艳又在鞍山市铁西区兴盛路兴建了另一家机电城,这家机电城于2009年3月开业,营业面积达到1.5万平方米。两家机电城成为“姐妹城”。徐小艳一手打造出了辽宁中部规模最大的五金机电产品批发集散地。

2006年,徐小艳的事业也迎来一个新的转折点。这一年,谷春立在鞍山开始大拆大建,企图用地产项目开发带动鞍山的整体发展。聪明的徐小艳似乎也找到了新的契机,她在这一年里成立了中凯房屋开发有限公司和中财置业有限公司,开始进军房地产开发领域。

鞍山坊间关于徐小艳长袖善舞的传闻不少。对她的评价多是其与鞍山市、区各级政府的多个部门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在鞍山温州商会官网的“温商风采”中,关于徐小艳的介绍里也提到,“作为辽宁省和鞍山市的招商引资顾问和鞍山市温州商会会长,自2005年至今,她多次随省市领导到珠三角、长三角招商引资,推动温州的企业和商人来鞍山投资。”

而在担任鞍山市长期间,谷春立也非常重视经贸招商活动。本地媒体曾报道,2008年春夏之际,谷春立曾率团到杭州、温州等地洽谈项目。

徐小艳被带走,省人大代表职务被免

2009年时,徐小艳的商业版图已经铺得非常广了。

除了上述的投资项目,她还在有着“镁都”之称的海城开发区投资5000万元兴建菱镁工业园。此外,她还在鞍山市中心商业区、鞍山站前广场又打造了建筑面积2.2万平方米的辽宁凯特购物中心,附带鞍山最大景观休闲式下沉广场。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谷春立主政鞍山期间,也是徐小艳事业发展最好的几年。徐小艳大部分荣誉也是在此期间获得的,包括“2007年中国经济女性成就奖”、“2009年十大在外风云温商”、“鞍山市第五届十大女杰”、“2009年环渤海区域杰出创业女性”等。

2013年1月,在鞍山市第十五届人代会第一次会议上,鞍山温州商会会长徐小艳当选为辽宁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这个消息被鞍山温州商会官网当成“特大喜讯”发布。

同年1月,谷春立再次获提拔,到吉林省任副省长。

随着谷春立离开鞍山,徐小艳在鞍山行事低调了很多。两个名字再次被联系到一起,是在谷春立落马之后。

8月1日,中央纪委官网发布消息,吉林省副省长谷春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8月2日,澎湃新闻记者赶赴鞍山。一位颇为熟悉鞍山官场的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了徐小艳此前已被带走的消息。

随后,澎湃新闻记者又从多个不同信源处了解到,在中央纪委通报谷春立涉嫌违纪违法之前大概一周左右的时间,徐小艳就已经被有关部门带走。

一名当地知情人士透露,徐小艳并不如外界想象的坐拥很多资产,其也背负了不少欠款,而谷春立从徐小艳处捞到的“好处”令人咋舌。

另一个可以佐证徐小艳已“出事”的消息是,今年7月31日的《辽宁日报》上发布了一则辽宁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公告。内容是:唐迪(女,沈阳)、戴春林(朝阳)调离辽宁,张家成(鞍山)、徐小艳(女,鞍山)、宋万忠(盘锦)辞去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职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的有关规定,唐迪、戴春林、张家成、徐小艳、宋万忠的辽宁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资格终止。

不过,身为温州商会会长徐小艳被调查的消息,在温州商会里,还属于一个“不能说的秘密”。一名声称是温州商会秘书长的男人给予澎湃新闻的解释是:“徐会长出国了,目前不在鞍山。”

这名秘书长表示,“如果是对公业务洽谈,我可以负责沟通,如果找徐会长是私事,就只能等待她的归期。”至于徐小艳多长时间会“回国”的问题,他敷衍地回复了一句“大概十多天之后”。

被举报主导未征先占金胡新村农用地

事实上,在谷春立落马之前,网上关于他的举报帖子就接连不断出现。

可以说,谷春立在鞍山搞出来的大拆大建,并不得人心,被当地群众送外号“谷大扒”。

2013年4月,多家媒体披露了一则新闻:“辽宁鞍山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齐大山镇金胡新村村民反映,在未获补偿的情况下,3月中旬镇领导指挥,数百人围住村子,两百多人持镐把将村民赶出房屋,随后铲车将二十多户民房及多个蔬菜大棚推倒。多人被打,电视冰箱等物品被砸,有村民被迫搭窝棚居住。”

虽然谷春立彼时已经是吉林省副省长了,但这则新闻背后暴露出的矛盾却由来已久,还要追溯到谷春立主政鞍山期间。

金胡新村的前身是胡家庙村,原来隶属于千山区,大约2010年左右,由于鞍山市区划调整,金胡新村被划入高新区。该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樊洪义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金胡新村原来非常穷,年人均收入只有700元左右,在鞍山市千山区百余个村里,经济综合实力排行倒数。因这里穷人多、光棍多、小偷多,被称为“三多村”。

改变始于2003年。村里将一部分荒山租赁出去,拿到了500万元专款专用的矿山租赁费,开始摆脱贫困。

2004年12月5日,鞍钢集团矿业公司和贵州衡业集团共同投资18亿元兴建了鞍千矿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鞍千矿业”)。这家公司就落户在金胡新村,可以说是金胡新村致富节奏加快的关键。

此后,金胡新村“借力”鞍千矿业的优势,一跃成为以工业经济为主导的新兴行政村。

公开资料显示,仅2005年,村级纯收入就高达1600万元,村民年人均收入8500元,彻底甩掉了“三多村”的帽子。

鞍千矿业的落户,势必要占用金胡新村的土地,一场拆迁拉锯战从此开始。

樊洪义向澎湃新闻透露,鞍千矿业一期动迁项目于2005年启动。鞍千矿业与金胡新村先后签订了《许东沟山场承包协议书》《新兴联村与鞍千矿业有限公司土地租赁协议书》《鞍千矿业给予金胡新村每年300万补偿协议书》,鞍千矿业一期动迁一共占用金胡新村土地450万平方米。

2007年年底,一期动迁结束,鞍千矿业拟进行矿山二期扩建。此时,金胡新村召开了一次村民代表会议,意在解除上述三份协议,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鞍千矿业重新签订协议。这次新达成了四份协议,其中一份《道路协议书》规定,鞍千矿业每年需向金胡新村支付260万元租赁费,才有权使用金胡新村所有公路。另一份重要的《土地租赁协议书》规定,鞍千矿业向金胡新村一次性支付土地承包费2600万元,承包36.85万平方米的土地50年。

不过,鞍千矿业二期扩建项目开展得并不顺利,拆迁过程中引发了村民和各级政府之间的矛盾。

金胡新村部分村民觉得,这次拆迁是“未征先占”,即未经土地征收程序改变土地权属就违法占用农用地。樊洪义对此也予以承认。

事实上,直到2012年9月29日,国家发改委才下发了一份《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关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老区铁矿山改扩建规划项目核准的批复》,其中写有:“鞍千矿业二期扩建项目:露天开采,原矿开采规模由1040万吨/年提高到1200万吨/年,新增1600万吨/年。”

也是在这份批复里,国家发改委要求:“请你公司根据本核准文件,办理土地征用、资源利用、安全生产等相关手续。”

至今,关于金胡新村的拆迁问题都没有得到有效解决。

今年5月,金胡新村村民许某等又将鞍山市政府告上法庭,称在2006年年底时,鞍山市政府曾以行政机关的名义与鞍山钢铁集团公司签订了一份关于矿山征地的协议书。2012年10月双方又签订了《矿山二期征地补充协议书》。此后鞍山市对金胡新村的拆迁行为都是以此为依据,而村民认为这两份协议书应属无效。

目前,案件未有更新进展。

2006年时的鞍山市长就是谷春立,而金胡新村的拆迁问题也只是一个缩影。

或许现状并不如谷春立在告别鞍山之际时说的那样“满怀振兴鞍山的工作激情,满怀对鞍山人民的深厚感情”、“使鞍山发生了可喜变化”。

比起谷春立落马的消息,不少鞍山市民更关心的问题是,那些谷春立主政时留下来的烂摊子,谁来收拾?

“慕马案”后受重用,“谷头儿”终成“谷大扒”

谷春立之所以在鞍山掀起狂飙突进式的“拆迁式”改造,很大原因是因为他曾经取得的政绩,也是靠搞拆迁捞取的。

谷春立是地地道道的辽宁人。1978年,他进入东北工学院沈阳分院机械系机械制造工艺及设备专业学习。毕业后,他在沈阳化工设备总厂工作多年。

在上调进入沈阳市政府之前,谷春立一直在辽宁省计委、沈阳经贸委等部门任职。

2001年,轰动全国的“慕马案”事发,沈阳官场发生大地震,涉案人员百余人。有人认为,“慕马案”的爆发,让谷春立沾到了一点便宜。不过两名与谷春立打过交道的辽宁政法系统工作的官员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谷春立是个人群中“容易冒头的人”,认为其“很有魄力,也有一定能力”。

2002年,谷春立担任沈阳市市长助理、铁西区委书记、代区长,同时还任沈阳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很快,他的职位就发生了变化,从沈阳铁西区代区长成为区长,且不再担任沈阳市市长助理一职,而是跻身沈阳市委常委。

时至今日,谷春立都是让沈阳老铁西区人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区长。

和在鞍山留下“谷大扒”的骂名不同,谷春立主导的铁西区拆迁算是誉多毁少。甚至在一开始,他还有个听着挺亲切的绰号,人称“谷头儿”。

谷春立的辉煌离不开那场“铁西世纪大搬迁”。

沈阳市铁西区一度是中国重要的重工业和装备制造基地,被称为“中国的鲁尔”。多年以前曾广泛流传过一句话:“东北看辽宁,辽宁看沈阳,沈阳看铁西。”

然而,在经济体制转型的阵痛期里,当老东北重工业基地遭遇衰败的时候,铁西区也经历了一段茫然和痛苦。2004年,央视《经济半小时》栏目曾播出过一部片子,片名是《2004中国经验》。节目记录了2002年已经一潭死水的铁西区。当时的大型国有企业——沈阳拖拉机厂,因企业严重亏损,外债高达近十亿元,宣布破产。

“救活铁西”的第一个动作是2002年6月18日,沈阳市委、市政府做出决定,将铁西区老工业基地与张士开发区合在一起,进行合署办公。而就在第二天,谷春立主持召开了他任铁西区长后的第一次会议,正式提出铁西区的唯一出路就是搬迁。

2002年夏天,王倩(化名)从大学毕业,进入沈阳一家媒体工作。她初期的采访几乎都是记录铁西的这次搬迁。谷春立上任不满一个月,便决定将铁西区内不适合市场经济发展的所有企业都搬迁到张士开发区。

王倩向澎湃新闻记者回忆,在此后的两年时间里,铁西区相继有130多家大中型企业迁出。腾出的大片空地,后来都成为了投资的黄金地段。奄奄一息的铁西区很快完成战略调整,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集住宅、贸易、服务业于一体的新城区。铁西的改造模式一度吸引了不少外地官员前来考察学习。

谷春立行事大胆、遇到阻挠强硬解决的做派,在这场世纪搬迁中,得到体现。

虽然也留下了一些拆迁后遗症,但从表面上看,铁西区的改造给谷春立的履历簿“添彩”不少。

或许也正基于此,到鞍山市任职后,谷春立便迫不及待地复制“铁西模式”,铁西区的“谷头儿”最终成为鞍山市的“谷大扒”。

更多精彩新闻请点击>>>澎湃新闻网


这篇有关于吉林落马副省长谷春立主政鞍山:疯狂拆迁式改的文章,就为您介绍到这里,希望它对您有帮助。如果您喜欢这篇文章,请分享给您的好友。本站网址:http://localhost (转载请保留)。

    相关阅读